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双彩网 > 产品中心 >


“团飞机上海飞全国”的快团团,无关拼多多的“旅游梦”

发布日期:2022-07-29 11:42    点击次数:91


在旅游相关业务上“沉寂”快一年的拼多多,近期因一则“团飞机上海飞全国”的团购信息,再次引发业内关注。

据了解,该活动是由一位上海团长在拼多多旗下小程序快团团上发起的机票团购项目,一经上线,便吸引了众多上海市民浏览转发以及评论。根据团购发起人黄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这项团购业务仅针对有需求离沪的特殊群体,团队成形前需获得审批,而作为发起者,他的角色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机票代理人,销售流程都是正规的。

来源网络

事实上,上海市民对于“团飞机”这件事的关注,本意并不是真的想要通过该方式买机票,黄先生也表示,接到的单子数量不多。单从合规性来说,只要销售方具备机票代理资质,通过团购方式卖机票理论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从上海当下疫情防控依然严峻的形势以及该项目所引发的舆论效应,已经超出了黄先生发起团购活动的初衷与预期。被热转几天后,快团团上该团购项目已经被下架,目前处于暂时无法查看的状态。

尽管快团团上“拼飞机”最终没能成功,但卖机票这件事,却是其母公司拼多多已经布局了很久的业务。时间回到2020年6月时,拼多多被曝低调上线“飞机票”业务,并且已经与航空旅游B2B同业交易平台51BOOK宣布达成战略合作,这也被解读为拼多多欲向旅游市场发起“进攻”的重要信号。

如今已经两年时间,除后续南方航空宣布正式在拼多多上线机票官方直销业务外,在机票以及旅游业务上,拼多多似乎已经“哑火”,不再提及,转而开始向社区团购、农业领域发力,拼多多是要“放弃”旅游了吗?

电商拼多多,成社区团购市场的最强竞逐者

借助微信小程序“快团团”,拼多多的社区团购业务在上海布局更进一步。

3月底,奥密克戎引发的新一轮疫情使得上海市民的生活不得不放慢节奏,甚至是身处“停滞”状态,居家最长时间的,已经有近两月时间。

在这一过程中,如何解决生活物资供应的问题,更让全国目光都聚焦到上海,一种不算新的“新模式”,由个人当团长发起的临时团购业务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最有效方式,而能够协助这些临时团长完成团购活动的重要应用程序之一,就是快团团。

公开信息显示,快团团应用最早出现于2020年3月,是拼多多涉足社区团购业务的一次尝试,彼时其主要团购产品“多多买菜”还尚未正式成立。而这个定位于辅助商家在线收集社区居民共同需求并在线下单及收款的团购工具,也并没有激起多大浪花。

直到2021年初,由于社区团购市场的监管日趋严格,分流出部分积累了私域流量主,急需适合的场景与工具继续业务变现,一直不温不火的快团团进入越来越多业者的视线中。而拼多多也发现了这样的机遇,在2021年2月时,其经营主体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正式申请注册了“快团团”商标,并将快团团再次升级,完善功能,由工具向生态迈进。

而此次上海疫情,催生了近80万的临时团长,作为辅助工具的快团团再次迎来了“高光”时刻,各类商品团购信息在海量微信群中扩散,有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从使用率来说,快团团已经成倍数超越群接龙,占比达60.6%,而群接龙的使用率占比在29.7%。

就在4月初,拼多多公开发布信息在上海上线“48小时保供套餐”,将通过集采集配方式,以有限运力覆盖尽可能多上海消费者的基本物资需求。除“多多买菜”超500名团长坚守一线岗位外,还提到会发挥“快团团”在线服务快响应优势,一方面将基层政府转化为“大团长”,化解运力不足和需求激增的矛盾,另一方面,将技术能力和平台优势赋能大型商户,连接居民需求和商户物资,集采集配,打破“最后一百米”的运力难题。

不久前闻旅曾发布过《社区团购,留给拼多多的时间还多吗?》一文,详细解读拼多多的社区团购业务现状,在橙心优选关停,美团优选、京喜拼拼等相继撤城裁员时刻,多多买菜虽然也有业务调整,但却被认为是头部阵营中硕果仅存的一家。

但即便如此,站在拼多多整体业务角度,社区团购目前仍不能成为其新的利润增长极。从团购业务本身来说,由于一直以来的“野蛮”竞争,补贴大战、低价策略等,使得这项业务毛利率极低,以生鲜产品为例,其平均毛利率基本都在20%以下。更别说还处于布局阶段的企业,需要连续投入建设城市仓,铺设物流渠道,配备品控、运营、业务员、内勤、分拣员、售后等相关人员,做不到一定的交易规模,很难实现盈利。

从实际交易看,2021年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这三家社区团购平台的业务收入均未达预期目标,其中多多买菜去年完成约800亿元GMV,而其制定的目标是1500亿元GMV。更有浙商证券测算,2021年第三季度,多多买菜亏损约30亿元。

至于社区团购业务何时能盈利,有相关人士曾表示,社区团购业务难度远超预期,利润薄,预计接下来5-10年内都会持续亏损。对于已经站在了头部阵营的拼多多而言,除多多买菜之外,快团团的崛起是否能加速其实现团购业务的盈利,也成为未来值得关注的价值点所在。

已实现扭亏,曾经的“后来者”还有增长焦虑吗?

尽管社区团购生意眼下来看将会“长亏”一段时间,但对于拼多多而言,似乎也并不着急在这项新业务上实现盈利,因为其2021年已经实现了利润的正增长。

近日拼多多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FORM20-F年报显示,2021年拼多多总营收为939.499亿元,与2020年相比增长58%;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77.687亿元,而2020年时为净亏损71.797亿元;若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38.295亿元,而2020年时为净亏损29.650亿元。

也就是说,常年深陷亏损恶性循环状态,被质疑盈利能力的拼多多,终于在2021年迎来改变,交出了一份令资本市场满意的“答卷”。

只是2021年度的盈利,是否足以证明拼多多从业务变现能力上迎来了拐点?在财报电话分析会上,拼多多财务副总裁刘珺曾就公司利润率和效率的整体提升做过回复,提到在营销费用上,拼多多正在积极转换方向,全年一季度到三季度已经出现营销费用金额上的环比持续下降,四季度更是同比下降23%,而在支出上则将持谨慎态度。

他还特别提到,拼多多四季度的利润率改善另一主要原因是由于一次性的返佣,并表示“此次一次性返佣是基于我们同某一服务提供商的谈判达成,我们预计未来不会再出现类似返佣,也无法披露相关的数额,但是这笔返佣确实对四季度利润有重大贡献。”

总结来看,拼多多2021年实现扭亏为盈的主要因素就是营销费用的缩减以及一次性费用抵减,这样的盈利能力是否能持久,目前还未能有明确的答案,且实现盈利也不能掩盖拼多多当下仍需面临的用户增长“焦虑”。

透过拼多多财报数据可知,2021年前三个季度拼多多月新增平均活跃用户分别为470万、1390万和300万,但四季度为负增长810万;四个季度的年活跃买家分别为8.24亿、8.5亿、8.67亿和8.69亿,增幅分别为3500万、2610万、1700万和140万。

关于吸引新用户,拼多多还在今年3月份陷入了一次“舆论危机”,众所周知,拼多多最初积累用户的有效手段就是基于“砍一刀”的社交裂变方式。针对“砍一刀”是否真的能获得拼多多的免费商品,一位主播为了验证就在直播间发动了针对某价值两千多元手机的砍价活动,并将砍价链接转发至多个QQ群,吸引了6万多人围观,但2小时直播结束,砍价依然未能成功。

虽然在事件引发大众关注形成热点话题后,该主播于发起活动当晚成功兑换了手机,但拼多多通过“砍一刀”方式来吸引新用户的手段再次被质疑,愿意为朋友“砍一刀”贡献关注的可挖掘客群也逐步“见底”,拼多多明眼可见的陷入了用户增长瓶颈,寻找新业务,启用新方式,或者转变新战略思维,成为拼多多必须加速做的事情。

作为拼多多新增长驱动力的业务,因2020年初时其积极布局火车票、机票业务,被认为旅游可能是拼多多将会发力的新市场之一,但从后续动作来看,这项新业务未能承担起重任,反而是在科技助农方面,开始大力投入。

2021年时拼多多新上任CEO陈磊表示会把重点从营销转向研发,同年8月份就正式启动“百亿农研”专项,宣布投入100亿元用于推动农业科技进步,并把拼多多第二、三季度的利润全部投入于此。

而对于拼多多为什么会重仓农业,有分析认为,这与拼多多的“基因”关系密切,拼多多自诞生之时,走的就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子,其用户全体也是以下沉市场为主,深耕农业不仅符合国家政策,也和拼多多的定位也非常契合。此外,拼多多正在发力的社区团购业务多多买菜,也与农业关系紧密,只要能跑通模式,未来建立起壁垒,会是一个潜力极大的新市场。

旅游市场疲软三年,还是新玩家眼中的“香饽饽”吗?

与在社区团购和农业两大新业务方向上所花费的精力相比,拼多多在旅游市场的动作最多可称之为先“占个位”。

在疫情前,旅游行业的市场规模和成长速度有目共睹,也吸引了如腾讯、美团、阿里等互联网大企业的关注与争相入局。相比较之下,疫情后开始发力的拼多多、抖音、小红书这类社交属性的新平台算是起步晚和动作慢的,其中拼多多尤其缓慢,目前上线的相关功能也仅以出行需求为主的火车票、飞机票预订为主。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旅游行业受到疫情冲击的严重程度连业内人都始料未及,2022年已经是疫情常态化下的第三个年头,如果说2020年初大家都还信心满满认为扛过艰难时刻就好,但到了2022年,行业并没有任何变好的苗头。

以刚刚过去的五一黄金周为例,因为上海、北京、广州等诸多城市出现疫情的反弹,整个五一假期的出游活动基本处于半停滞状态,即便是能旅游的,也都是以城市周边短途游,或者露营、民宿等形式活动。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这个假期国内旅游出游1.6亿人次,同比减少30.2%;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

而今年整个一季度,旅游市场的表现也并不理想,同样是来自文化和旅游部数据统计,一季度国内旅游总人次为8.30亿,比上年同期减少1.94亿,下降19.0%,其中,城镇居民旅游人次6.21亿,下降11.4%;农村居民旅游人次2.09亿,下降35.3%。

身处其中的旅游企业,日子就更难熬,以旅行社为例,根据文旅部发布的《2021年度全国旅行社统计调查报告》,2021年度全国旅行社资产总计为2249.16亿元,其中负债总计为1886.71亿元;从总体经营情况来看,2021年度全国旅行社营业收入为1857.16亿元,营业利润为-55.34亿元,利润总额为-53.44亿元。

另一方面,从拼多多角度来看,布局完全没有涉足、没有经验的新业务所要面临的挑战也将更大,早在其上线机票业务时,闻旅就曾对其可能会面对的难题进行过分析,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单纯的预订功能来看拼多多已经错过了“风口”,想要做好旅游业务就一定要深耕供应链,完善服务体系,而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事实也证明,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因为预订机票相关问题而投诉拼多多的不在少数,比如“因疫情原因机场取消飞机并未通知本人”、“退票被收取高额退票费”、“平台过多收取手续费且处理时间过长,不专业”等等,如果没有完善的服务流程,这些OTA经常会遇到的问题,拼多多就不一定能及时有效妥善的解决。

而对于旅游是否还值得类似于拼多多这样的新玩家们入局?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压抑的再久,大众的出游需求是不会消失的,无非就是何时才能等来时机去释放。已经身处旅游行业的专业玩家们,尽管日子难熬,但大多数都还在尽所有可能的坚持。

而对于新玩家,比拼多多能坚持、敢“下注”的抖音已经在默默“收割”,不久前有媒体曝出的抖音本地生活业务涨佣金消息,就涉及旅游业,根据巨量学(所属字节跳动)官网发布的《费率调整意见征集》,提到抖音平台更新了《软件服务费政策》,其中住宿软件服务费率上调至4.5%,美食、游玩和休闲娱乐分别上调至2.5%、2.0%和3.5%。这也就意味着,旅游企业透过抖音形成的交易,所要支付的成本增加了,抖音开始计划在旅游业务上赚钱了。

回归到拼多多,还要不要再进一步布局旅游市场目前仍未可知,但未来如果想要重新“拾起”旅游业务,再度发力旅游赛道,除了要精准的算好时机,所要面临的竞争压力,也或许会更大了。

封面及部分配图源于摄图网。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